任你风吹雨打

记得十多年前有一篇交通违章报道,肇事人气焰嚣张,扬长而去,记者写道:“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真该好好查一查。”乍一看,这个理说不通,可在现实中,这却是人人都明白的潜规则——在大道理外,总有特殊分子不受约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就得绕着走。

迟来的公正当然也是公正,但有点遗憾:为什么如此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竟拖了这么久?违建达800平方米,并非小工程,为何长期无人干预?

记者在26层遇见了三名城管人员,他们上到27层的楼道内见到了堆积的杂物并进行了详细的拍照。虽然工作人员表示采访需要联系,但还是透露了一些问题。“通知虽然贴了,但是张必清并未和我们联系,也没对于此事给出回应,我这两天每天都会来他家,没有一次开门的。”工作人员称今天做的事情是取证,将堆积杂物占用防火通道的事情给以登记,并表示这是在进行必要的程序。“15天之后没有执行通知上的内容,我们自然会有所行动。”

昨天,北京晨报记者再次到达人济山庄小区,b栋顶层的违建仍“屹然不倒”,门口贴的限期自拆通知书仍然贴在门口,无人撕下。海淀区房管局已将张必清在人济山庄b栋2605的房产冻结,不许住户进行交易或出租。张必清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诺,一周之内拆除违建。

“我知道了违建被曝光这个事情之后很开心,这正是去了我们很多住户的心病,每次经过这里都害怕上边的假山和花掉下来砸到人。小区内在大部门上班的人都是开车进出,所以大家宁愿尽量从别的门进小区避开b区。”小区居民张先生称,大家得知违建终于能被拆除了很高兴。“相信这次通过各方面的力量能真的把这个老大难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就静观结果。”昨天下午5点多,五六名小区居民在入口通道处挂出自制横幅,横幅上写道:“坚决支持各大媒体对小区违建的曝光,强烈要求追究放纵违建的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据小区居民刘先生称,这是小区很多业主的心声。“我们连夜赶制出来这个横幅,希望让大家明白我们的心意,对于这违建、张必清的不满和我们坚决的态度。”

张必清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诺尽快自拆,海淀城管监察局也获悉张必清的表态。执法人员表示,如果张必清在贴出限期拆除公告15日内开始自拆,执法部门将不会启动强拆程序,但会对张必清的自拆行为进行监督,直至其完全自拆完毕。

昨天,记者一直拨打张必清的电话试图联系上本人,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电话都未能接通。

昨天,小区内一名 年纪约50岁的自称为小区领导授权接待媒体的物业工作人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被问及姓名时,该负责人称不便透露,怕影响自己的将来。“北京的楼百分之七十都有私搭的情况,只是我们倒霉摊上事了。虽然我们接到过投诉,但是,小区里面的居民都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不能得罪他们,不然不交物业费,我们吃什么?”至于回应物业同意张必清搭建阳光房一事,该负责人表示,他曾经和城管的工作人员在几年前到“楼上楼”看过,并称里面的装修十分奢华。“当时认定的违建面积仅有48平方米。我们没有执法权,他一直盖,我们敲门他也不开,我们能怎么办?”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对于该名住户持续施工问题作出反应,该负责人则避而不谈,表示马上开会无法再接受采访。

忍与躲,是混世界的必修课,修炼到极致,任你风吹雨打,也能岿然不动。于是,关怀、公益、公德之类,皆成浮云。当大家都是原子化生存时,一个“私民”社会将给我们每个人都带来伤害。

看来,拆除违建不能算完,为杜绝类似事情的出现,还应更深地挖一挖,至少应告诉公众,都有哪些名人去“楼顶别墅”唱过歌? (北京晨报)

昨天,张必清向记者回应,假山岩石都是树脂材料建的,看似壮观实际很轻。玻璃房曾经在城管督促下要拆,但自己一直没拆,并承诺将安排人员一周内拆除违建。

有些事,确实不敢往细里想:如果不是我们的发现,“楼顶别墅”还会存在多久?如果想唱歌的名人背景够硬,会不会不了了之?楼顶大家都能看得到,而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多少公共用地正被侵蚀?而那些名人,不会只有唱歌这一种爱好吧……

在普通居民楼上盘踞6年的“楼顶别墅”,昨天终于被海淀区城管局公告,限15日内自行拆除,而此前已有三茬邻居不堪装修噪音干扰,被迫搬走。

或者,“楼顶别墅”下那些不得不搬走的邻居们,也曾愤怒过吧,也曾委屈过吧,也曾对法律丧失过信心吧?然而,作为升斗小民又能怎样?谁让名人们就是想来唱歌?谁让咱不认识这些名人呢?

正在云南讲学的张必清在电话中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表示,购买房子时花了800万元,盖违建是因为楼上有好几个大烟囱,顶楼冬天冷、夏天热,对房屋建筑设计不满意,于是又花了90万元改造楼顶。

据悉,海淀区房管局已将张必清在人济山庄b栋2605的房产冻结,不许住户进行交易或出租。

记者随后来到小区东门,据保安称,装载沙土等大型货车进入小区需向物业方面申请一张“施工证”方可进入小区。但人济山庄小区西门保安则表示,货车出入小区不需要任何证件,可直接放行。但就此事,小区居民则表示不能理解。“当时我们买房子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封闭小区,车辆没车证,是不能随意进出小区的,车证都是要通过物业审批,那些卸货的大车都没有车证,每天好几趟的就这么拉货,正常么?”

央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套“别墅”正在通过中介出售,随后致电中介,对方表示售价1500万元,房屋的面积是370平方米,加上假山,实际面积有1000多平方米,并坚称不算违建。针对违建拆除一事,张必清表示回京后立即办理此事,一周之内就安排人员拆除违建。

以往有六层顶楼住户兴建阳光房拒绝配合调查的情况,城管部门启动强拆时,用吊车将人员送到六层楼顶强拆,无须进入业主家中,“但这是20多层的高楼,上不去。”一位拆违经验丰富的城管队员称,如何不进入张家屋内到楼顶强拆,他也想不出好办法。

据b栋25层的一住户透露,在张必清的“别墅”中有一个游泳池。“他们家建游泳池的时候把我们家的房顶全都沤糟了,直往下掉渣,我为这个事情也找过他,他的态度很蛮横,我只能忍了。听说现在游泳池改成了鱼池。”该住户称自己在25层有两处房产,都有此情况,无奈只能自己花钱维修屋顶。

于是想到,违法者那“硬气”的话语:“我既然敢住这,我就不怕谁告。一些名人来唱歌你不能不让他们唱吧。”确实让人有几分胆寒。